孤城冥

全职只韩叶。渣游戏。

信云《梦》

ooc有
私设有
真·小学生文笔
一发完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赵云睁开眼,发现自己面前有一个吊桥,吊桥下面是万丈深渊,自己的身后黄沙滚滚,而吊桥的尽头却是另一个风景,郁郁葱葱的树林,浓郁的绿色,颜色深的有些压抑。
赵云看到韩信在桥的另一头,红色的头发在一片绿色中尤为扎眼。
韩信笑着向赵云伸出手,微笑着说“子龙,过来。”韩信笑的很温柔。
赵云有些出神,他觉得韩信笑容有些耀眼,耀眼的很难受。
他还是听了韩信的话,乖乖的向前走。
老旧的吊桥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回荡在空中,走了几步赵云看了眼韩信,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
赵云走了一半,吊桥突然断裂了,他惊恐的睁大双眼,伸出手想要抓住韩信,可是韩信离他太远了。
赵云自由落体的时候,他看到韩信依然保持的那个姿势,脸上依然挂着耀眼的微笑。

赵云抬了下胳膊然后猛的睁开双眼,他看到了自己眼前的天花板,赵云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拍拍自己胸口“原来是梦嘛……”
赵云感觉到床的另一半是空的,摸了一下床褥,没有余温,已经离开好久了。
赵云叹了口气,起身端着杯子走向客厅,在打开房门的时候,客厅的亮光透进来,照亮了卧室门口的一个柜子,赵云注意到了上面的东西,一张黑白照片,和照片前面的一个小盒子。
赵云又忘记了,他又忘了韩信已经死了,死了已经五年了,照片上的韩信温柔的笑着,和他梦里的微笑一样。
赵云走到客厅,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韩信,赵云手中的杯子掉到地上,沙发上的韩信皱着眉看着赵云“怎么了?怎么那么不小心,杯子都拿不稳了?”
韩信一边埋怨着,一边收拾地上的瓷片。和以前一样,赵云做错什么事,一边骂着又一边帮他收拾残局。
“重言…?”
“嗯?怎么了?”
“回来了?……”
“子龙”韩信盯着赵云的眼睛,伸出手,微笑着对赵云说“跟我走吧。”
赵云有些懵,和梦里的场景一样。
“好…”赵云答应了韩信。
韩信紧紧的抱住了赵云,手中的刀从后面刺入,赵云惊恐的睁大了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韩信逐渐消失。

赵云猛的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赵云发现自己身体动不了,而自己也根本没有睁开眼,一片漆黑只是自己的脑内活动,赵云努力的想睁开自己的眼却发现根本睁不开,大脑内一个声音在大声的呼喊。
“赵云!快睁开眼!快啊!”
“赵云!!睁眼啊!”
“快!睁眼!!”

赵云猛的一下睁眼,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

“姐,B99床那个年轻小哥什么情况啊?”刚来实习的医生向同同事询问。
“赵云嘛?两年前出车祸,成植物人了,天天在他病床前是那个红发小哥是他爱人,每天都牵着他的手给他讲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就希望有朝一日他能醒过来。”
“好可怜啊…小哥那么年轻…为什么就……哎…”
“造化弄人啊……”

韩信看着赵云禁闭的双眼,伸手摸着赵云的头发,附身亲吻赵云的嘴唇,最后抱住赵云,声音有些哽咽
“子龙,回来吧。”

信云《花吐症》完

OOC有

私设有

小学生文笔


     二        


赵云看到韩信急匆匆出去之后开始慌了,而且还是韩信看到自己之后急匆匆出去的。

他…讨厌我?

赵云皱着眉低头看着桌前的小吃,一手紧紧攥着酒杯,

诸葛亮凑过来戳了下赵云说到“子龙,去看看韩将军吧?”

赵云有些不知所措,手摩挲着酒杯,并没有回答。

“去看看吧,毕竟这儿就你俩是将军。”

赵云最终决定还是去看看韩信,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诸葛亮点了下头就退出去了。

赵云刚走出屋子,就看到不远处的树下躺着一个人,红色的头发。

赵云赶紧跑过去把韩信放平,试了试鼻息,还有气,掐了会儿人中,见韩信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赵云干脆直接把人背起来背会自己的屋里。

背韩信回去的一路上赵云有些吃力,回到自己的屋里把韩信束冠解开,外衣脱下并放到床上,赵云已经出了一身汗。

赵云手摸了下韩信额头,嗯,很好没有发烧。

赵云就坐在床前看着韩信的样子,他不是第一次那么仔细的看着韩信,赵云很喜欢看韩信扎起头发的样子,笑起来是那样的高傲自负,散下头发来的韩信,赵云觉得多了一份柔情。

赵云知道怎么治疗花吐症,扁鹊的药也只是可以缓解一时的症状,真正的药就在自己的面前,只要韩信的一个吻。

 

韩信花吐症第九天,赵云第七天。

韩信再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了,韩信觉得自己身子很沉,发出声音很费劲,头也很疼,连呼吸都成了一份负担。

韩信看到了趴在床边睡着的赵云,揉了一下赵云的头。

赵云睡眠一向很浅,韩信抬手的时候赵云已经醒了,赵云感觉到韩信的手在摸自己的头,赵云选择了和那时候一样的选择,装睡。

 

韩信摸着赵云的头,叹了口气,试探性的喊了下“子龙…?”

“子龙,我喜欢你。”

“子龙不要再不理我了好不好?”

“子龙你之前为什么躲着我呢?”

韩信声音很沙哑,跟平常比很难听,韩信觉得自己嗓子能说出这些话已经很好了。

赵云还是趴着,韩信深呼吸了一口气,把手拿了回去。

“韩重言,你再说一遍?”

韩信的吃惊的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半天没说出来话。

“你…你…?”

“我怎么了?”

“我说,我韩信喜欢赵云。”

韩信刚说完,赵云就一下子抱住韩信亲了上去,他等这一刻很久了。

韩信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紧紧抱住赵云回应这个吻。

这一刻,韩信终于等到了,韩信很后悔,如果之前他再主动些,赵云这几日便不用再受花吐症的痛苦。

“韩重言,那天我没喝醉。”赵云被韩信抱着,拿起韩信一缕头发编起来。

“希望你说到做到。”

“韩重言”赵云笑的很好看

“吾至爱汝。”


end.






你还要看?确定吗?





现在走还来得及。





好吧我不拦你了


韩信花吐症第九天,赵云第七天。

韩信再睁开眼时,已经在自己的屋子里了,韩信觉得自己身子很沉,发出声音很费劲,头也很疼,连呼吸都成了一份负担。

韩信扭头看到了在一旁桌子上坐着的张良和刘邦,两人表情严肃,张良先注意到韩信的苏醒,走过去把韩信从床上扶起来,有点恼怒的说

“韩将军,不是我说你,我带你去蜀地那么好的机会你竟然不把握,赵云就在你跟前你直接上去抱住亲一口不就完了。”

韩信没有说话,是他根本说不出来话。

“子房!”刘邦拽了一下张良的衣服

“韩将军,我们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说完张良就走了。

坐在床上的韩信摆摆手示意刘邦出去,刘邦看着韩信叹了口气走了。

 

韩信花吐症第十天,赵云第八天。

韩信死了,死因是花吐症。这一天韩信的房间里充满了花香。

韩信是死在床上的,桌子上用酒瓶压着一封信。张良来看韩信的时候,看着韩信已经僵硬的尸体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他看到了韩信桌子上的信。

 

“子房,我就觉得应是你第一个来看我的人,主公是不会来的,这一壶清酒是我珍藏了很久的,很久以前青莲剑仙李白给我的,麻烦帮我转交给主公吧。

子房,你知道一个地方嘛,我们和蜀地第一场战役的地方,向东走几百步,能看到一棵古树,古树的后面,可以看到整个战场的样子。

麻烦把我葬到哪里吧。

墓碑向南。

                 

                              重言”

 

张良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他看到自己的泪水顺着脸庞滴落到信纸上。

不知道刘邦什么时候来的,从后面捂住张良的眼睛

“走吧,按他意思来。”

 

韩信的长枪插在了韩信的墓旁,那一杯清酒,刘邦喝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放到了韩信的碑前。

 

赵云花吐症第八天。

赵云收到一封信,是很久以前的信鸽送来的,来自西汉的信。

赵云拿信的手有些颤抖,他很久没有收到韩信的信了,前天见到韩信,他就觉得自己心跳漏了半拍,把韩信背回去自己也没敢多做些什么,他也只敢在韩信昏迷的时候低声对着韩信说声我喜欢你,然后匆匆返回去告诉刘邦韩信晕倒了。

 

赵云拆开书信,里面是韩信苍劲有力的字体。

“吾爱子龙,来世相见。

                

                       重言。”

赵云突然咳血,信上沾染到血液,赵云一边笑着,一边拿着信看

“赵云啊赵云,你怎么那么傻呢。”

 

赵云花吐症第九天。

赵云死了,死在韩信墓旁。赵云的枪插在韩信的旁边。

赵云本想到两人共同回忆的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却在树下见到了熟悉的枪,那是韩信的长枪,赵云走到墓前,发现石碑上并没有题字,赵云知道这是韩信的墓,赵云捡起一块石头,用自己最后的一点内力在石碑上刻下

“吾爱韩信重言之墓

赵云子龙立。”


end.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满足一下我想写be的私心。

信云《花吐症》4

ooc有
私设有
小学生文笔
我终于,考完试了hhhhhhhhh

韩信听说了赵云得了花吐症之后,病情突然加剧。
韩信联想到了貂蝉经常念叨子龙哥哥……
韩信觉得心很痛。
韩信觉得心痛大于肉体上承受的痛苦。
张良再来看韩信的时候,韩信已经到了吐血的地步了,说不出来话,眼神很空。
吓的刘邦和张良带着韩信连夜快马加鞭赶到扁鹊哪里。
到了扁鹊哪里扁鹊并没有什么反应
“又是你们?他怎么了?”
“突然加剧了,吐血了。”张良盯着扁鹊,手中的言灵之书一直没移开过。
“他受什么刺激了?”扁鹊和没看见张良似得,一直把玩着手中的药瓶。
“刺激?”刘邦皱着眉回想这几天韩信都和什么人接触过。
“知道了赵子龙也得了花吐症算不算?”张良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躺在一旁床上的韩信终于是有点反应了。

“他喜欢赵云?”
“好像是,不确定。”
“昨天赵云被诸葛亮拖着来找我了。”
扁鹊笑了一下“赵云也是花吐症,你们都知道的吧?他估计就是听到赵云得了花吐症觉得赵云心有所属那个人不是他,所以加剧了。”
扁鹊说完在桌子上翻出来一瓶药。
“让他趁早给赵云表白去吧,万一成了呢?这个药只能减轻一下他的疼痛感,还有五天,加油吧。”

这一天,韩信花吐症第六天,赵云第四天。
这一天还是两军交战的日子,张良站在前方,手中一直端着言灵之书,他的身后就是万千兵马。
诸葛亮挥着羽扇盯着前方远处的张良,他的身后没有一个人。
张良推了下眼镜对诸葛亮喊“诸葛孔明,谈和嘛?”
“谈,怎么能不谈呢,这样对两国将士都好!”
“我家将军身体抱恙,改日再战如何?”
“好巧好巧,我家将军也身体抱恙,近日不方便交战,改日再战。”
“改日子房带着韩将军上门谈和。”
“那在下必带着子龙来谈和。”
两人都是看着对方笑,一个挥着羽扇,一个翻着言灵之书。

带着韩信去蜀地刘邦是拒绝的,一是怕韩信身子受不住,二是怕万一有诈怎么办,看着张良信誓旦旦的样子,说是一定带着活蹦乱跳的韩将军回来,刘邦动摇了。
刘邦同意去蜀地,但是他也要去,不是信不过张良,是信不过诸葛亮。

答应韩信来蜀地刘备是拒绝的,他怕张良有诈,不管怎么说一个西汉的军师和大将军要来敌方中枢机构,怎么样都是有危险存在的,但是诸葛亮告诉他,这样会还给他一个活蹦乱跳的子龙,刘备动摇了。
刘备开始思考,诸葛亮这句话什么意思,子龙喜欢张良?还是韩信?
刘备还是同意了,为了他的大将军。

韩信花吐症第八天,赵云花吐症第六天。
韩信吃了药之后,症状似乎有所减轻,至少是可以说出来话,每次剧烈咳嗽后,都会吐出来鸢尾花,花上夹杂着鲜血。

韩信已经不觉得疼了,尤其是吃过扁鹊给的药之后,根本感受不到疼痛,除了听到那个人的名字,韩信觉得心很痛。韩信每次见到赵云,都想把那个人拥入怀中狠狠的亲吻他,向全世界宣布他的主权。
可是他忍住了,他不知道赵云的心思,他害怕伤到赵云,他害怕最后两人连朋友都做不成,他害怕失去赵云,害怕失去现在的这种情况,两人在战场上痛快的打一架,然后悄悄溜到隐秘的地方喝酒,说着两边有趣的事情。
韩信见过赵云喝醉的样子,那天赵云好像很不开心,喝的酒有点多,赵云直接头靠他肩膀睡着了,韩信根本不敢动,他担心把赵云弄醒。那是韩信最仔细看赵云的时候,睫毛比他的长,韩信小心翼翼的把他的发带解开,他一直想知道为什么赵云一直带着这个发带,他之前也让赵云摘过,赵云死活不摘。
韩信看到了一道疤,很狰狞的一道疤,在赵云额头上,韩信不知道赵云什么时候受的伤。
韩信重新绑好了赵云的发带,歪着头亲了一下赵云的额头,小声的对赵云说“我以后不会再去让你受伤的,相信我,子龙。”
韩信没看到赵云的眼皮动了一下,韩信也不知道,那时候赵云是醒着的。

赵云那天并没有喝醉,他只是突然的想和韩信亲近一下,又找不到什么理由,就干脆装醉,直接靠到了韩信的肩膀上,韩信已经脱掉了冰凉的盔甲,赵云怕冷,韩信身上很暖和,不一会儿赵云愈发贪恋这一点。
赵云知道韩信解开了他的发带,他并没有制止,任着韩信解开,没过多久,赵云就听到了韩信说的话。
赵云很惊讶,他不懂韩信到底什么意思,他也不知道韩信对他到底是什么感情,他害怕韩信只是在开玩笑,而自己飞蛾扑火似得冲上去,得到了死亡的结果。他可不想连朋友都没得做。
赵云陷入了纠结状态,他开始躲着韩信,和西汉有关的事情他都开始躲着,和西汉的战争他也不再参加,包括和韩信偷偷通信的信鸽,赵云也没再管过。

赵云觉得韩信是在玩。
韩信觉得赵云是喜欢貂蝉。

韩信是硬撑着走到刘备设宴的地方,韩信没有穿盔甲,红发还是高高的束起,脸色很白,全程一直都没怎么说话,双手一直紧握着。
赵云也没有穿盔甲,跟着诸葛亮走到宴前,见到韩信他有点惊讶,不解的盯着韩信。韩信也一直盯着赵云,那种眼神恨不得把赵云吞下肚一样。
韩信看着赵云跟诸葛亮走那么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韩信第一次知道喝酒会那么疼。酒精滑过嗓子细小的伤口处,疼的韩信直冒冷汗,韩信看见诸葛亮凑到赵云耳边微笑的说了一句话。
韩信受不了了,直接走到宴厅中作辑,说了身体抱恙,不适合这类活动之类的话,还没等刘备和张良说什么就直接走了,刚走出屋门,韩信开始剧烈的咳嗽,仿佛要把五脏六腑咳出来一样。
韩信扶着一棵树,韩信觉得眼前的树有些扭曲,接着,便是眼前一黑,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韩信觉得自己中了毒,毒名叫赵云。

tbc.

信云《花吐症》3

ooc
小学生文笔
私设有

张良不知道自己最后是什么走出韩信的住处,他只记得韩信最后的表情,落寞,哪怕的输了比赛,输了战争,他也不会这样。

韩信很讨厌别人看见自己这样,他永远都应该是骄傲的,耀眼无双的战神。他不允许自己再那么弱小,也不允许别人看见脆弱的样子。
韩信很清楚自己喜欢谁,他也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花是鸢尾花。
蜀国赵云,赵子龙。

之前韩信从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直到他看见赵云,深棕色的短发,蓝色的束带。
韩信很喜欢赵云的眼睛,深邃。
韩信也很喜欢和赵云打架,都是使枪的,打起来很爽快,两人甚至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没有人知道韩信喜欢赵云。

韩信三天没有出门了,将士们只当韩信去王者峡谷了。
张良找到刘邦,刘邦笑的有些无奈“你知道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
“第三天。”
“还剩几天?”
“扁鹊说还有七天。”
“他喜欢谁?”
“不确定,好像是孙尚香。”
张良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他一直以为韩信应该是喜欢赵云的。
“主公你确定?”
“不确定。”
刘邦把那天和韩信说的话复述给了张良,张良推了推眼镜,深思一会儿不急不慢的说到“不一定是孙尚香,他们两个没什么交集,当务之急应是七天内找到韩将军到底喜欢谁,然后让他俩亲一下。”张良顿了一下,有些犹豫“主公…你知道…鸢尾花的花语,是什么嘛?”
“花语?这不小姑娘研究的嘛?”刘邦有些不解的看着张良。
“假设,如果韩将军对那个人的感情,恰好是花语呢?所以韩将军吐的花是鸢尾?”
刘邦有些懵,他没有张良那么快的大脑,想不到这些,他只知道,韩信吐的花是鸢尾,韩信有一个喜欢的人而且已经很久了甚至相思入骨。
“绝望之爱。”张良盯着刘邦一字一顿的说着“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有可能代表着韩将军知道两人根本不会在一起或者两人根本没有机会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爱越来越深,形成了绝望。”
刘邦倒吸一口冷气,他从来没有发现过韩信的异常,也惊叹于张良的头脑。

花吐症是刚在王者大陆流行的疾病,感染者很少,不会传染,一切凭从自己内心,大概除了扁鹊,没有什么人会研究这个吧?

韩信喜欢什么人,一切矛头指向了蜀国,近几年西汉只和蜀国开战,提到了蜀国的人韩信也只是笑笑不再说话。
刘邦觉得是诸葛亮。
张良觉得是赵云。

赵云得了花吐症。
整个蜀国都知道。

诸葛亮已经一整天没有见过赵云了,诸葛亮觉得有些奇怪,赵云从来没有这样过,好奇心驱使诸葛亮去找赵云。
刚走到屋前,诸葛亮就闻到了淡淡的花香,门是关的,诸葛亮敲了半天门没有人应,但是看到了一旁的窗户是开着的。
诸葛亮犹豫半天,终于决定还是翻窗户,确认周围确实没有人的情况下,诸葛亮翻进去了。
诸葛亮首先看到的是一个角落里堆着几朵花。
薰衣草?诸葛亮走近打算再仔细看看,就听到里屋传来一阵嗽,诸葛亮小心的往里屋走,就看到床上有一团东西一起一伏的,诸葛亮皱着眉,掀开那那一团东西。
只看见赵云蜷缩在床上,一手捂住嘴,一手卡住嗓子,身体一动一动的,似乎想把咳嗽给咽回去。
“子龙?”诸葛亮伸手拍拍赵云的背,然后他看到了赵云惊恐的脸。
“子龙…?”诸葛亮顺了顺赵云的背,“生病了?”
赵云惊恐的摇摇头,咳嗽更剧烈了。
诸葛亮看到了,看到赵云吐出来的花,薰衣草。
诸葛亮叮嘱了赵云好好休息,然后急匆匆的走了。
然后诸葛亮告诉了刘禅,刘禅告诉了孙尚香,孙尚香告诉了刘备,刘备告诉了关羽,关羽告诉了张飞,张飞告诉了黄忠,然后,然后全蜀国都知道了。
流传的版本还很多。
最著名的版本就是,赵将军喜欢一女子,但是女子在几年前的战乱中死了,赵将军一直没有忘记这个女子,所以相思成疾,得了花吐症,但是女子已经死了,所以赵将军无药可救。

tbc

看到这的小可爱,想问问你们想看治愈向还是致郁向。

信云《花吐症》2

ooc有
私设有
微邦良
小学生文笔
不知道有没有追的小可爱,事比较多先写这些。

张良仔细算了一下,确实已经三天没有见过韩信了,明天和蜀国还有一场要打,身为军师慰问一下也是应该。
张良敲开韩信的门,就看到一脸憔悴的韩信,红长发散着,黑眼圈很厉害,眼睛红血丝也很厉害,只是穿着亵衣。
张良有些懵,以前韩信也会因为一场期待已久的战役而激动很久,比如很久很久以前和赵云打的那一次,都是使枪的,两人不分伯仲,刘邦和刘备宣布撤军的时候,两人还握手言和,韩信回来的时候还说如果没有战争两人一定是挚友。
“韩将军…近来可好?”
“你说呢?”韩信扯了一个笑容,很丑。
“进来坐吧,有些乱,没有收拾。”张良进屋之后就闻到了浓郁的花香,感觉就像韩信屋子紧挨着一片花园一样。
张良观察了一下,窗户都是打开的,并没有找到韩信屋子里有什么花卉植物,而且张良也记得韩信的屋子不挨着花呀?
“韩将军…你养花了?”
韩信随手一挥“自己都养不活,养什么花。”
“可是你屋子里很香?好像是…鸢尾花?吴国那边挺多的。”
“你想多了吧军师,我一大老爷们养什么花。”说完韩信把一个被纸包着的东西扔出了窗外。
韩信的屋子位置很好,屋后就是一条小河,风景很好,阳光很足。
「他脸色很不好,一直皱着眉,似乎在忍受着什么,总是在咽口水似乎是嗓子痛?」张良在心里分析着,还没观察完,韩信捂着嘴开始剧烈咳嗽。

韩信脸因为咳嗽憋的通红,弓着身子,一手捂住嘴,长发遮住了韩信的脸,不用看也能想到表情,很痛苦的吧。

韩信觉得自己快死了,很痛苦,这种感觉比在战场上受重伤还痛苦,嗓子很痛,每吐出一朵花嗓子就受到一次摧残,叶子划过嗓子,锋利的地方甚至留下一到细细的伤口,花粉充斥着口腔,花很香,但是很痛苦。心也很痛。

张良刚想上前去给韩信顺顺气,就听到韩信含糊不清的一声“别过来!”
张良的手停在了半空,张良的表情很惊讶,他闻到了更浓郁的花香,他还看到韩信嘴里吐出来的一个紫色的东西。
张良很清楚他看到了什么。
鸢尾花,花吐症。
西汉战场的霸王,国士无双的韩信,被情所困。

tbc…?

信云《花吐症》

感觉不会很长。
还不知道是治愈向还是致郁向。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小学生文笔。
ooc有。
私设有。
微邦良。

   韩信得了花吐症。
   除了刘邦没有人知道。
   一早韩信和刘邦商量怎么拿下一场战役的时候,韩信突然开始剧烈咳嗽,就在刘邦想递给韩信茶水的时候,韩信吐出来一朵花,鸢尾花。
花吐症是刚在荣耀大陆流行起的新病种,只有相思成疾求而不得的人,才会得这种病。
    游历大陆的马可波罗说
  “这是上帝赐予你我的考验。”
    得到了,Happy Ending。得不到,死。
    刘邦带着韩信几经辗转找到了扁鹊,扁鹊看了一眼咳嗽的韩信,就说到
  “有的救,很简单,使他的花吐症的人亲他一下就好。”
    扁鹊顿了一下接着说“如果十天内找不到那个人,会死的。”
    扁鹊盯着韩信看着他吐出来一朵鸢尾花笑了笑“有意思,思念入骨了。”
    刘邦有些着急,他抓住扁鹊的胳膊急切的问道“真的不能用药物救嘛?”
    扁鹊白了一眼刘邦拍掉他的手“我又不是神?我又不是救世主?心病治不了的。”
    韩信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时不时咳嗽然后吐出一朵鸢尾花,他一直盯着花有些出神,刘邦担忧的看着他,有些心疼,有些无奈,被称为国士无双的韩信,战场上所向披靡的韩信,竟饱受相思之苦。
回西汉的路上,刘邦有些小心的问“重言,那个人…是谁?”
  “主公,你猜猜看?”韩信红发被发冠高高束起,笑容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不羁,只是眼神中,总感觉少了什么。
   “……大…大小乔?”
   “不是。”
   “貂蝉?”
   “不是。”
   “…孙尚香?”
    韩信没有回答,只是留给刘邦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刘邦觉得自己世界观崩塌了,刘邦觉得自己世界观需要重铸。
    韩信…喜欢孙尚香??东吴大小姐?刘备夫人?刘邦满脸黑的坐在营帐里觉得明天和蜀国的一战注定要输。
    在刘邦唉声叹气的时候张良进来了。
  “主公,怎么了?”
  “子房你有没有觉得,重言最近不对劲?”
    张良推了一下眼镜
  “属下并没有觉得韩将军最近有什么不对。”
    刘邦觉得自己要疯了。
  “那…属下去看看韩将军吧。”说完张良抱着自己的书去看韩信了。
    刘邦觉得再这样自己也要花吐症了。

tbc